小坨新闻
当前位置:小坨新闻 >> 文化 >>澳门赌场信誉高 外国人第一次来中国是怎样的体验?
澳门赌场信誉高 外国人第一次来中国是怎样的体验?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0 12:39:29:


澳门赌场信誉高 外国人第一次来中国是怎样的体验?

澳门赌场信誉高,在知乎上,有一个这样的问题:看了很多友人去日本、去印度、去俄罗斯,看得出旅程很奇妙。但是不知道歪果仁第一次来中国是惊呆了呢,还是惊呆了呢?有木有三观尽毁的经历?

于是有人出来分享了。

有一位日本教授,第一次来中国是90年代,去北京参加学术调研。教授说,对他冲击最大的是当时北京的交通。

刚开始他选择了出租车,因为价格合理,好乘坐。但是坐了几次就放弃了。据他说是因为“太吓人了”。不按照车道行驶,不但要躲公交车、汽车、还要躲自行车、三轮车和行人,车喇叭根本不会停。加上当时的道路修建不完整,坐在出租车上提心吊胆,一种死亡飞车的感觉~

之后教授平时出行就坐公交车,稳重,接地气。但是体验并不好,说是卖票的很凶,大嗓门儿胜过车喇叭,好像还被两辆车拉拽过(拉客?)

但是教授夸赞了北京的地铁,说是北京的地铁比东京的地铁宽敞,坐东京地铁呼吸苦难,北京地铁豁然开朗……(当时北京地铁什么情况我不清楚,现在应该没有这种豁然开朗的体验了吧|-|)

教授前几年再一次来北京,说北京交通环境改善了很多,现在他完全敢自己开车出门。到这高潮来了,教授开始吐槽日本交通,说他现在出门过马路很担心,尤其是去日本的地方乡下。教授今年60多岁了,有一次去日本地方城市调查,一位7、80岁的老婆婆开玩笑的对教授说“我们这个地方像你这么年轻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坐上我车去山上兜兜风吧^ - ^”。教授:…(´⊙ω⊙`)

大家都知道日本老龄化很严重,而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老人驾驶问题。现在日本75岁以上的老司机有450万人左右,据推算其中10%-15%的老司机患有老年性痴呆(・_・;,老司机开上车自己都害怕~~~(也希望来日本旅游的朋友们多注意一下这一点!)

长沙某高校的教师,每年都会带一两个留学生硕士,这些学生一般是来自亚非拉国家,经常跟他们聊聊天,有几件事情还是很有意思的:

1、来之前都以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和他们本国的经济水平应该差不多,但先是飞机飞到广州,然后高铁到长沙,一路上都是高楼大厦和高速公路,不禁对“发展中国家”的定义产生深深的怀疑;

2、放暑假了,迫不及待的回家,因为长沙太热了,要回非洲避暑;

3、淘宝京东太好用了,网上一下订单,一两天后就到了宿舍楼门卫那儿,最重要的还是包邮!很多留学生学中文的动力就是想要在淘宝网上搜索下单,我有个学生估计是他们国内的军二代,在淘宝上批发了一集装箱的工兵铲寄回去,这边人民币买的,那边同等价位的美元出手,小赚了一笔;

(评论里有不少关注这一集装箱的,真是汗。这哥们是淘宝上买了发货到广州,然后再有那边的兄弟走海运回国)

4、美食真是多得不要不要的。有次一起外出吃饭,正菜没有上,先上来一盘凉菜——卤鸡爪,当听说这是鸡走路的部位时,都很嫌弃的样子,但试吃了一个后就再也停不住了,又连上了三盘,用他们的话说,鸡爪能做成吃的就很了不起了,但还能做得这么好吃!至于其他美食就更不用说了,反正有个留学生的家长跑过来吃学校的食堂都吃得热泪盈眶……

5、中国人口真的是多,面积真的是大。有个学生放了寒假就去新疆玩,前天回来的时候春运买不到机票,走狗屎运抢到了一张火车票回长沙(狗屎运不仅是有票,还包括12306的验证码那几个词组他都认识,并且都点对了图案),人山人海中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昨天晚上碰到他的时候,还是那种劫后余生的模样。

认识一个瑞典老弟,林场长大的。奥运的时候来北京,哥们儿一进地铁站就被震了,赶紧从背包里拿出摄像机左右扫了一圈儿,嚷嚷着:omg so many people。

看完开幕式,他跟我说,这底下表演的都是真人吗?我没反应过来,不是真人还是机器人?他赶紧说,别开玩笑了,哪儿能找这么多人一块儿表演啊。

来了几天之后,对北京的人山人海渐渐熟悉,有一次吃饭的时候问我,你说北京多少人?我说,怎么着也得两千多万吧。他又被震了:我们瑞典全国也不到一千万人啊。

我深刻的觉得这次经历是他长那么大第一次开眼界....

这个,我们这位美国西裔妹子在中国大概呆了两个月。

据她所说,她自己也感觉到了两国很多的不同之处。比如:她饭量比北大的同行中国妹子们大不少

据她说,她被称为:那个爱吃肉的姑娘。

其实她也许不知道的是,她被北大的同行称为:“哦那个胖姑娘啊。。。”我某位北大的同学如是说

当然还有一些有趣的现象,比如,她跟另一个金发姑娘一起去的。据说出入那个门会查学生证。金发姑娘进北大从来不需要查证件。她总是会被查。

看来还是有一些“有趣的”关于种族的偏见。。。

她住的据说是北大的留学生公寓,我没进去过,她给我看了照片,然后给我诉了半天苦。比如,北京冷死人了(对于一个在波多黎各长大,在德州读博的人来说,确实冷了点),她说她把整个床挪到暖气旁边还是冷。然后她最受不了的是厕所。她住的那种房是蹲式的便池,美国这边很少遇到。她郁闷坏了。。。

其实吧,她生活条件比我本科强多了,我没在北大读过博不知道生活条件如何。但是,其实明显能感觉到,国内博士生待遇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美国,至少德州这边,化学系一般的博士生待遇标准是每月工资大致能足够一个单身美国人(这里说“美国人”,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大手大脚的人)租住一室一厅的小家,以及一般生活花销。

有个周末我在上海的虹梅路上一个便利店门外抽烟。有几个外国人走过来(后来聊天得知是美国人,前一天刚到中国),几个人进了便利店,走在最后一个四五十岁男的正准备进。。。

boom!!! 50米外一声巨响!!!黑烟泛起!!

这男人立刻缩头猫腰(枪击?爆炸?),眼神迅速一扫,发现周围人(包括我)都若无其事。他挺起身伸着脖子向着冒烟的地方看呀看。。。

我看他好奇地难受,就告诉他那是崩爆米花的(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在2016年的上海城区还有人在街上用这种古老技艺崩爆米花)。他:什么?popcorn!?(内心os应该是:你不要骗我,我从小就在电影院里吃爆米花吃到现在,哪有带爆炸的?)

好吧,我就只好给他解释崩爆米花的过程,希望他信了。

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是2013年夏天,作为一个犹太裔美国人,我从来没有来到过这片神秘的东方国度。对于我来说文化冲击是时时存在的,但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一下两点:

1. 夏天时候在北京,好多男性直接把衣服撩起散热,露出了自己的肚腩,这是让我大开眼界的地方,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2. 在吃饭的时候,美国或者西方都是采取的分餐制,我第一次接触到大圆桌,而且上面的玻璃还会转动,我觉得非常神奇!

以上内容整理自知乎。


上一篇:农业农村部:非洲猪瘟暴露基层防疫体系缺人缺钱
下一篇:兴业证券基金经理揭秘系列之二十三:景顺长城鲍无可

Copyright 2018-2019 holtekchina.com 小坨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